咨询电话:
新闻资讯
媒体报道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媒体报道 >

调查称经典低价药绝迹 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

时间:2019-09-25 15:08 来源:体育网 作者:shuai

  5月,国家发改委取消500多种低价药的最高零售价;6月底,北京市发改委公布了北京第一批低价药品清单,确定了共160种低价药品。不过,记者走访市区多家药店发现,过去的经典低价药仍难觅踪影,即便有一些低价药,有些药店也不愿意推荐给消费者,将其摆在了不显眼的位置。

  调查篇

  部分经典老药市场难寻

  7月30日,记者走访京城多家药店发现,三七伤药片、三金片、维C银翘片、藿香正气丸等低价药还较为常见,但仍有一些品种低价药难觅其踪。

  在昌平区沙河一家药店,记者发现,12片装维C银翘片3.2元,折合为0.267元/片;27片装的三七伤药片售价为1.9元,折合为0.07元/片;72片装的三金片售价为22元,折合约0.3元/片。除此之外,记者还找到了红霉素眼膏(2g装,售价0.3元)和去痛片(2片装,售价0.03元/片)等低价药。“这些都是普药,在市面上较为常见,药店一般都会进这些药。不过购买的都是一些中老年人,我们一般也不主推这些产品。”药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同时,记者还发现这些低价药多数摆放在不显眼的货架上。如维C银翘片放在了背向入口的货架上,且是靠近中下层的位置,但如果仔细找的话,也很容易找到。

  当记者问是否有一些治疗甲亢的甲巯咪唑、治疗心衰的地高辛等低价药时,该药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没有这些药物。随后,走访几家药店中也并没有发现此类药物。多家医院药房内部人士也告诉记者,低价药医院药房中也不全,但一些常用的低价药还是有的。如维C银翘片、藿香正气丸等。

 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介绍,目前市场上一些品种的低价药仍一药难求。治疗过敏性皮疹、过敏性鼻炎等过敏性疾病的扑尔敏,疗效已被肯定,每天的治疗费用才0.07元;治疗胃肠不适、消化不良的大黄碳酸氢钠片,1000片只要4元钱;治疗抑郁症的丙咪嗪,100片价格不足10元;解毒消炎药牛黄解毒片(每盒1元)、解热止痛药去痛片和安乃近片(每片0.02元)、感冒清胶囊(每盒1.8元)、速效伤风胶囊(每盒1.3元)、治疗湿疹的炉甘石洗剂(每瓶2元)、导便的开塞露(每支0.5元)、盐酸金霉素眼膏(每支0.5元)、伤湿止痛膏(每盒1.2元)、助消化的大山楂丸(每盒1.6元)……这些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廉价药品,目前在市场已经很难买到。

  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

  近年来,很多市场上常见的国产低价药逐渐没了踪影,数据显示,十年间,在对我国12个城市42家三甲医院临床用药调查后,短缺的常用药、治疗特殊病的药品数量高达342种。

  以甲巯咪唑为例,这种治疗甲亢的常见药在去年悄悄地消失了—全国各地陆续出现甲巯咪唑“药荒”,有的地方甚至出现全城“一盒难求”。据了解,生产甲巯咪唑成品药的企业共13家,有原料药许可资质的企业是3家,但最后只有北京市的一家药企勉强维持。表面上看,甲巯咪唑去年“断货”的直接原因是药企原料药证书到期,药品停产。但根本原因是产品价格偏低,企业缺乏生产积极性。国家发改委制定基本药物全国最高限价,甲巯咪唑的全国零售最高限价是每瓶4.9元。

 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、中国医药企业家协会会长于明德就公开表示,廉价药品正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。

  低价药为何闹药荒

  为何低价药在市场难觅呢?郭凡礼表示,造成低价药难觅的原因是“无利可图”。“终端价格低,无法让利给中间流通环节,医院医生、销售人员难从中获利,积极性降低,造成低价药入市受阻,采购量下降,导致生产商不得不缩减产量,造成低价药难觅。”

  于明德分析,目前看,最主要的还是一些廉价药品招标价格太低,导致企业利润微薄,甚至零利润,不愿意生产。因为招标由各个省分别进行,招标办是临时组织起来的一个不太懂药品生产、流通的机构,在招标价格上总是选择越低越好,全国范围内也是选最低价格。由于招标部门离企业比较远,所以企业的话通常听不进去,认定这个价格可以继续降,最终逼死低价药。“当前我国药品生产能力还是产能过剩,供大于求,只要有一分钱的利润,都有人生产。目前药品原材料价格上涨,企业成本在不断提高,但廉价药的最高零售价却没有得到相应的上调,有的药价甚至十多年都没变过。以常用药红霉素、青霉素为例,如今的价格差不多都还是5年前的价格,廉价药利润空间越来越微薄,甚至不能保本。”

  朝阳医院主管药师张征告诉记者,患者难觅低价药一大原因也与目前的医疗体制有关。“现在很多医院是‘以药养医’,一些医生并不愿意开低价药,没有市场需求,药厂自然不愿意生产。此外,使用低价药医生获得的回扣低,也是更倾向于使用贵一些的药品的原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