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电话:
新闻资讯
媒体报道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媒体报道 >

云南白药屡现“是非” 跨省约谈被炮轰

时间:2019-11-21 13:46 来源:体育网 作者:shuai

  “配合”云南警方跨省“调查”广州医生遭遇舆论炮轰;公司股权纠纷案陈发树败诉

  一条两年前发布的微博,两年后引发云南警方跨省“约谈”,一位广州医生最近身陷与上市公司云南白药有关的舆论漩涡。

  这成为继“天地侠影案”之后,又一起由上市公司发起的、针对个人言论的“跨省”案例,从而引发热议。这一事件也印证了作为备受当地政府扶持的大型国企,云南白药的做法被外界认为“傲慢霸道”、“借公权力打压异见”的看法。

  梳理过往事件不难发现,在此之前的几年间,与云南白药有关的各类“是非”层出不穷,而近半年来云南白药股价已跌去四成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些事件中,曾多次出现当地政府部门的身影。

  跨省“约谈”遭炮轰

  “今晚云南白药集团的代表和云南警方邀我去广东省厅那边聊聊天。”7月16日,这条来自广州医生刘欣的微博,将刚刚从“草乌”风波中走出来的上市公司云南白药再次推向了舆论漩涡。

  刘欣表示,事情的起因源于自己两年前发布的一条微博,他在微博里评价自己遇到的一则病例称“皮肤擦伤后用红汞+云南白药粉,表皮坏死……毁容基本确定”。云南白药因此以涉嫌造谣造成企业商誉受损为由向云南警方报案。

  刘欣事后透露,7月15、16日两天,云南警方和广州警方,联合云南白药的法律专员找上门来,两次要求刘欣协助调查,除此之外,在广州调查了他的工作环境和诊疗记录,并要求刘欣对一些质疑进行解释。

  刘欣称,警方和云南白药对自己的质疑内容包括照片的真伪,“有没有PS”、“发这样的信息对你有什么好处”、“你知道云南白药是国家保护的企业吗?”等等问题。

  “跨省事件”被媒体曝光后,云南白药一度沉默,记者多次联系未获得回应。与此同时,舆论对云南白药质疑不断,认为云南白药利用“政商关系”,打压医生的“言论自由”。

  在舆论的不断质疑之下,云南白药终于开口。

  7月23日下午,云南白药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,表示前往广州是应云南警方的要求配合进行相关调查,报案的动机是从纯粹的商业逻辑出发,一是为了维护公司的正当权益,二是弄清事情的真相。

  对于为何对两年前的一条微博大动干戈,云南白药集团总经理办公室主任赵逸虹表示,刘欣的微博发出来后就已被关注。但是,在今年5月,事情突然发生急剧变化,众多媒体对微博内容进行了突击性的集中转发、关注和报道。

  据记者了解,云南白药是在今年6月9日向当地公安机关举报医生刘欣。但是,目前公安机关尚未立案。

  云南白药坚持认为,“相关责任人涉嫌损害他人商品信誉,我们有权报案。”

  公司怀疑被做空

  “我们不得不怀疑,事件背后可能有不法推手”。7月23日,云南白药通过媒体沟通会对外回应“跨省”事件时称。

  云南白药总经理尹品耀则对媒体表示,怀疑有机构做空。“为什么老拿云南白药说事,肯定有关系的。我感觉背后一些势力,在策划和推动。而且很明显地感觉到,自从牙膏出来以后连续不断有各种骚扰。”

  事实上,这已并非云南白药首次自认“被黑”。近年来,围绕云南白药药效、药品安全性的质疑屡次成为新闻热点,云南白药因而多番深陷舆论危机,但公司方面对质疑一贯疏于公开回应和澄清。对于“负面”新闻,公司更多次抛出“阴谋论”。

  早在今年4月份,“云南白药承认含草乌”引发媒体质疑后,公司官网贴出来名为《阴谋——百年民族品牌缘何被黑?》的文章,谴责相关利益集团做空民族品牌,诋毁中医药;而官网上《支持云南白药,反对舆论暴力》一文则称,云南白药“屡遭舆论暴力”,而舆论暴力的背后是“国家利益的博弈”。

  在轮番“被黑”和“反黑”背后,是云南白药在近半年之内的股价疲弱。今年以来,云南白药的股价处在下行通道。

  数据显示,2013年云南白药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4.48%、20.32%,同比上年双双下降。而在2010年,相应的增幅分别为40.5%和57.59%。

  云南白药怀疑医生的微博有幕后推手,但在刘欣的同行看来,其在微博上的言论属于“学术探讨”。

  “这是一个学术问题,云南白药动用司法是不合规矩的。”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主任医师宁方刚对新京报记者说,医生有权根据自己的临床观察对所有的药物发表评论。他认为,云南白药不尊重一线医生的学术观点,表现得“傲慢和狂妄”。

  在宁方刚看来,药企碰到这种情况,首先应该立即停用相关批次产品,展开调查,证明药品没有问题再恢复使用。“全世界的正规药企都是这么做的。云南白药的行为,不是一个符合医学规则和市场规律的企业所采用的手段。”

  上海和华利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杨春宝告诉记者,若警方是配合企业对医生进行跨省调查,是滥用司法权的表现。

  陈发树追讨股权败诉

  就在云南白药深陷此次舆论危机之际,7月25日晚,历时弥久、与云南白药有关的一场著名股权官司获得宣判。